宁贱✨

米乔沉迷。

荼岩be小段【已坑】

by宁贱

如题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神荼依稀记得自己是入秋左右搬来的。楼下的房东是位老妇人,偶尔种些花草什么的。
第一天,神荼刚带着行李进门便看见一株石蒜开的正艳,绯红色的一缕缕垂垂的细丝随风轻摆。摇椅上的老人悠悠地摆动椅身。
“新租客?”老人抓起胸前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。
“神荼。”他转身准备关上铁门。
“哈,家里来了个门神坐镇!”年轻的嗓音从头顶传来。

神荼愣了愣,铁门上贴着一张红纸:一袭黑色战袍,神情显得闲自适,两手并无神兵或利器,只是探出一掌,轻抚着坐立在他身旁巨大的金眼白虎,是郁垒。

利落地锁上门,抬头望见双手撑在栏杆上的少年,明亮的杏眼弯成月牙,似乎在为刚刚的调侃吃吃地笑着。
真傻。

自发地拿起钥匙爬上楼梯,二楼有个公共阳台,少年就在那里。

随手丢下行李,不知怎的往阳台去了。

少年坐在栏杆上,风不大,但足以吹动他的衣角,鬓角的碎发不安分的乱舞着,他逆光的身形近乎透明。
倏然,少年晃动,重心向空中倾斜。

他搂住了他的腰将他带了回来。
好巧。神荼皱了皱眉。

少年回头,眼中的惊讶转瞬即逝。
神荼只是皱眉望着他。
一双手覆上了神荼的双颊,冰凉。
“你的眼睛……好漂亮…” 少年杏眼微睁望进一片海蓝。
神荼没有动作,只是环着少年的腰,他单薄的身形总让神荼觉得他会掉下去。

不知多久,少年的手离开。

“你好,我叫安岩。谢谢门神搭救。”左手伸出,苍白地有些过分。
“神荼。”缠绕着绷带的左手握住。

轻轻回握,安岩的手心染上了淡淡的温度。

“放手。”神荼略微无奈。
“嗯?啊!抱歉,有点走神了哈哈。”安岩松手,抓了抓后脑勺。
“你刚刚说我是门神?”
“啊?”
“我姓秦。”
“额……”脑袋上的头发已经被抓乱,但它们的主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件事。
“二货。”抬起右手揉了揉安岩鸟窝般的头发,嘴角悄悄勾起。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不想写了,没感觉,反正你们知道是be就好了
因为种种迹象表明安岩已经死了!他是幽灵一样的存在啊啊啊!
只有神荼能看见他。
石蒜是一个flag来着。

by一个不负责任的贱贱

评论(3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