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贱✨

米乔沉迷。

hp设荼岩短文

荼岩hp设定
摸鱼大作
这是一把刀(´—`)
庆祝我一个小时后开学的贺文

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最后一个夜晚,高潮的余韵还未退散,两人紧贴着躺在床上。
“你很想找到你的父母吗?”
“很想。”
“即使他们死了?”
“…即使他们死了。”
“呵…我知道了,我帮你吧!”

之后三年,他,消失不见,无影无踪。

三年后的一个清晨,猫头鹰依旧丢来一份预言家日报,不同的是报纸中夹着一张字条,纸片已被蹂躏地满是折痕——格兰芬多的手笔。几乎是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出奇的冷静。

摊开字条,暗红的墨水,开头被划掉的字母勉强拼出一个错误的单词,几句常用于写信的英文句子写完后,写信人仿佛已经自暴自弃地换成了汉字:
海德因思墓园

熟悉的写信方式,是他。
几乎是下一秒,他便掏出桃木杖身的魔杖:“Disapparation(移形换影)”

就如字条上写的,这就是一个墓园。
但是……他,在哪?

环顾四周,两块刻着汉字的墓碑赫然映入眼帘,瞳孔剧烈收缩。
“爸……妈。”
蹲下身子抚摸着墓碑上的‘秦’字。

良久,他起身,握住魔杖的手青筋暴起,长期没有保养的杖身,木刺刺入掌心。生疼。
“出来吧,安岩。”
没有想象中的回答,躲在墓碑后的一只猫头鹰飞了出来。
“……”
它侧头看了看他,向墓园旁的一个房子飞去。
他默不作声,跟了上去。

灰色的小猫头鹰灵活的钻进了窗户。

推开木门,一个少年安静地坐在那里,左手撑着脑袋,眼睛轻轻地磕着。
“咕咕咕——”猫头鹰站在他脚边讨好地叫着
睫毛轻颤,睁开那双深棕色的双眼,下一秒,便撞进了一片蓝色。
“啊,你终于来了!”熟悉的腔调
“怎么样,看见你爸妈吗?把他们带回来真是废了我老鼻子劲呢。”
“喂,神荼,你怎么不说话?”
“……”站在画像前的神荼只是这样望着他。
少年想要伸手抚摸他的脸,停在半空中的手却顿了顿,他发现自己只是一张画像,永远无法触摸,无法感受他的温度。

“安岩呢?”神荼抚摸着画布上少年的脸,他很后悔,非常后悔,从来就没有那么后悔过,他现在就想把他从画像里拉出来,狠狠地惩罚他,进入他。

画像上的少年抿了抿嘴“你还不清楚吗?”
“……安岩呢?”
“抱歉。”画像上的少年勾起了嘴角

“安岩已经死了,而我,是他的画像。”

他从来就没有笑的那么残忍。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1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