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贱✨

米乔沉迷。

hp设荼岩第二发

第一发传送门:http://leigongzi.lofter.com/post/1d4e4d0f_bd6c36e

——以下正文——

【荼岩】hp设
【】内为中文
“”内为英文
这些都是不同视角的

③相识
岩:
好歹以后说不定会是同学,还是打个招呼吧?
【你好,我叫安岩,请多指教。】微笑着伸出右手示好
神荼伸出缠绕着绷带的左手,指尖触碰到手心,下一秒却缩回了手。
【抱歉。】他的左手藏到了后背
【啊…哈哈 该说抱歉的是我,没注意到你的手……你没事吧?】
他蓝色的眼睛望着地面。
屋檐遮住了阳光,蓝色黯淡无光。
但却能清晰地看见黑色的瞳孔,蓝色的虹膜由深到浅,像是爸妈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一起带他去海边玩的那片海,由深到浅,透彻的蓝。
恕我形容词稀缺,但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。

“Scourgify(清理一新)”
一直站在门口一盆铁树旁的教授默默地把魔杖插回魔杖夹:“我不希望我的学生有什么奇怪的倾向,你的左手是用来翻阅书籍的,不是用来发泄的。”
“…抱歉,教授。”他的眼睛微微瞌上,我注意到,他的睫毛很长。
“跟上。”教授迈开步伐走出屋檐
多瞟了几眼身旁的家伙,快步跟上教授的步伐。
神荼他……没事吧?
在巷子里穿来穿去,最后,他们站在一个废弃的壁炉旁。
安岩:(´—`)?
神荼:(._.)
随后,教授转身高贵冷艳地丢来了一包东西留下一句“你知道怎么用的。”就原地消失了。
捏着鼻子打开手中的一包发臭的粉末“哈?这是什么鬼。”

荼:
【你好,我叫安岩,请多指教。】略微傻气的笑容,那个孩子伸出了右手。
这个家伙比我更像二货呢……
新缠上的绷带有点扎手,很痒。
  抬起左手,指尖触碰到手心,灼烧般疼痛,身体比大脑率先做出了决定收回了指尖。
  他的嘴角下压了,大概是因为我的动作【抱歉。】
  伤口大概裂开了。
  背过手,能感觉到温热的血液渗出绷带顺着手背流过手指汇集在指尖。
  【啊…哈哈 该说抱歉的是我,没注意到你的手……你没事吧?】他的眼中的担忧太明显了。
  他的镜片后眼睛很大应该很漂亮吧?那样关切的视线,我实在承受不了。
  尴尬地转移了视线。
  “Scourgify(清理一新)”右手上的血液消失不见,新换的绷带洁白依旧。
  突如其来的咒语拯救了尴尬的局面。
  “我不希望我的学生有什么奇怪的倾向,你的左手手是用来翻阅书籍的,不是用来发泄的。”一直站在背后的教授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的左手。

  被发现了,手背上的伤口。

  “…抱歉,教授。”

  宿命,伤口,烦躁。



——TBC

评论(7)

热度(13)